觀察 | 《國家監察》第三集《聚焦脫貧》:強化監督 護航脫貧攻堅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1-15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袁海濤

   把紀檢監察職能向基層延伸,做實做細末梢監督

  【案例回溯】

  2018年4月4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雷波縣溪洛米鄉32歲的鄉長馮瑩盈來到縣紀委監委,她說自己挪用了扶貧款,前來投案。

  馮瑩盈從2013年底開始參與賭博,卻屢屢輸錢、債臺高筑。就在這時,她在辦公桌里發現了幾十本存折,這是給鄉里的特殊困難兒童領取生活補助的專用存折。一年多前,馮瑩盈從縣民政局領回存折后,就忘記了這事。縣民政局以為補助在正常發放,特困兒童家庭以為補助沒有申請下來,兩邊信息不通,于是,67張存折在馮瑩盈的辦公桌里沉睡了一年多,從來無人過問。馮瑩盈感覺這是一個可乘之機。之后的幾年間,她便把這些本該困難兒童領取的生活補助金共計88萬多元取出來,還清了自己賭博欠下的高利貸。

  監察體制改革后,各地紀委監委進一步加強了對扶貧領域的監督,并且不斷向基層延伸,侵占扶貧資金更是成了監督的重點。這些舉措給了馮瑩盈巨大心理壓力,她總擔心東窗事發。

  2018年4月,涼山州紀委監委公開曝光一起鄉鎮干部挪用扶貧資金案,馮瑩盈看到消息后坐立不安,思前想后決定去投案。

  【改革坐標】

  到2020年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這是中國共產黨向全國人民的莊嚴承諾。

  2018年2月12日,在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提高脫貧質量,聚焦深貧地區,扎扎實實把脫貧攻堅戰推向前進。要強化監管,做到陽光扶貧、廉潔扶貧。對扶貧領域腐敗問題,發現一起嚴肅查處問責一起,絕不姑息遷就。

  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到哪里,監督檢查就跟進到哪里,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部署進一步加強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聚焦侵害群眾利益的“微腐敗”,把紀檢監察職能向基層延伸,做實做細末梢監督,著力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

  同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以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專項治理為抓手,聚焦治理基層微腐敗精準施策,從查處具體案件到推動制度建設層層深入,優化治理體系,提升治理效能。

  涼山地區是我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近年來投入的扶貧資金量非常大。透過馮瑩盈案,涼山州紀委監委發現,發放各種補貼的“一卡通”亂象叢生,為此于2018年4月,開展清卡行動。

  同年6月,四川省委在全省21個地市州全面開展清卡行動專項治理,建立了由省委省政府負總責、紀委監委督促推動,財政、農業農村、扶貧等14個職能部門具體負責、層層抓落實的工作機制。省紀委監委把監督范圍拓展到扶貧領域的每一處細小環節,要求在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管理中有問題的人,限期向當地紀檢監察機關主動說清問題。全省共有24000多人主動向組織說明問題,紀委監委按照“四種形態”,對大多數屬于輕微違紀的給予批評教育和組織處理,對問題性質相對嚴重的1900多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其中涉嫌職務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共追繳退賠相關資金8000余萬元。

  【觀眾熱議】

  馮瑩盈的主動投案,一方面體現監督執紀問責越來越嚴的態勢給違紀違法人員帶來強大震懾,另一方面說明監察體制改革的制度優勢已逐漸轉化為治理效能,反腐質效不斷提升。作為基層紀檢監察干部,要認真履職盡責,讓監督的觸角延伸到最前沿,確保精準脫貧“一個不落下”,精準監督“一處不放過”,持續厚植黨執政的群眾基礎和政治基礎。

  ——江蘇省東海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監委主任 劉曉君

  卓有成效的清卡行動表明,必須強化精準監督思維,深入基層一線、深入群眾當中,這樣才能做到精準發現問題、精準解決問題,形成持久震懾,讓黨中央的好政策真正落地見效,讓貧困群眾有更多獲得感。

  ——浙江省寧波市北侖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監委主任 陸利明

  強力糾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和弄虛作假等突出問題

  【案例回溯】

  對扶貧工作不用心,不上心,應付了事,陜西省人民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馮新柱將其分管的扶貧工作搞得一塌糊涂。按照規定,每個省級領導都要確定一個貧困縣作為自己的扶貧聯系點,但馮新柱上任后的兩年時間,都沒有選定自己的扶貧點。作為分管副省長,對下面上報的虛假脫貧材料照單全收,不采取任何把關措施就上報;搞脫離實際的考核,給全省扶貧工作的整體風氣造成了惡劣的影響。

  除了對扶貧工作敷衍應付,馮新柱甚至利用手中扶貧資金管理權謀取私利。他落馬時,從家中搜出的購物卡就多達674張,最終查明,他受賄總額高達7000多萬元。

  從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共通報曝光了271起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監管不力、作風漂浮、違規決策、弄虛作假四個方面。發生在安徽省阜南縣“刷白墻”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為應對扶貧檢查考核,阜陽市委提出3個月內徹底整治153個村莊,并要求立馬見效。在一個月后的工作推進會上,郜臺鄉因為整體工作進展緩慢受到批評,會后,郜臺鄉決定先花錢刷白墻,而且重點刷能看得見的地方。

  2018年11月,就在郜臺鄉加快進度刷白墻期間,安徽省委兩次在全省電視電話會議上嚴肅批評了一些地方刷白墻、搞面子工程的做法,要求立行立改,但時任阜陽市委主要領導仍然不以為意,并沒有對阜南縣刷白墻的問題提出整改要求。

  郜臺鄉繼續刷了6700多戶的白墻。除了郜臺鄉之外,阜南縣仍有其他鄉鎮也在刷白墻。直到2019年1月,中央巡視組向安徽省委反饋脫貧攻堅專項巡視情況后,安徽省委直接點名批評阜南縣搞刷白墻面子工程,整個阜南縣的刷白墻工程才徹底停了下來。據統計,這項面子工程共花費財政資金799萬余元。

  【改革坐標】

  如何保證黨的好政策一貫到底,不在貫徹落實中出現偏差,這是紀檢監察機關加強政治監督的重中之重,也是監察體制改革推動提升治理能力的一個切入口。

  對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進行專項治理,關鍵要強力糾治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和弄虛作假等突出問題,保證黨中央脫貧攻堅政策落實到位。黨的十九大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將貫徹黨中央脫貧攻堅決策部署不堅決不到位問題,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和職能部門監管職責不落實問題,作為監督的一個重點。

  在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中,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不斷強化對職能部門和有關國家公職人員履職情況的監督。在督促、監督他們履行職責的同時,通過問責來引導、教育廣大黨員干部認真履職。

  2018年初,馮新柱被立案審查。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通報里,馮新柱“對黨中央關于脫貧攻堅重大決策部署落實不力、消極應付,且利用分管扶貧工作職權謀取私利”被放在了開頭的醒目位置。這是對中管干部的落馬通報里首次提及落實脫貧攻堅不力。

  “刷白墻”事件后,黨中央對安徽省阜陽市在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突出問題在全黨進行通報。同時,相關責任人受到嚴肅問責處理。安徽省委高度重視,省紀委監委核查問責,著力發現、嚴肅查處全省此類問題,確保脫貧成效得到群眾認可,經得起歷史檢驗。

  【觀眾熱議】

  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路上的“攔路虎”,對扶貧造假“零容忍”,才能以案示警、以案促改,倒逼廣大黨員干部不敢任性而為。深入整治扶貧領域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和弄虛作假等問題,必須形成合力,既需要上級部門的監督,也需要群眾的監督。

  ——四川省綿陽市紀委監委宣傳部長 徐旭

  扶貧工作必須務實,脫貧過程必須扎實,脫貧結果必須真實,決不能搞數字脫貧、虛假脫貧。當前,脫貧攻堅已經到了“啃硬骨頭、攻城拔寨”的沖刺期,剩下的都是一些貧中之貧、困中之困、難中之難。越到緊要關頭,越要堅定必勝的信心,越要堅持實事求是的工作作風,迎難而上,真抓實干。

  ——云南省富源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監委代主任 王芬 

ag8.com亚游 - 贵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