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聞枝頭椿芽香

來源:江西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3-25

  陽春三月,經過一個冬天的醞釀,老家院子外的那排香椿樹早已蠢蠢欲動,不經意間冒出了朵朵瑪瑙色的嫩芽。這如期而至的春色,像一個個跳躍著的精靈,給疫情下許久未打理的院子增添了不少生機。

  每年農歷三月初,是椿芽上市的最好時節。早在漢代,農市就有椿芽售賣。有這樣一首佚名古詩:“嫩芽美味郁椿香,不比桑葚遜幾芳,可笑當年劉秀帝,卻將臭樹賜為王。”說的是西漢末期王莽篡位,將劉姓子孫追殺殆盡,惟有劉秀僥幸逃脫,四處奔走逃命。劉秀落難南陽時(今湖北棗陽),又累又渴倒在桑葚下,恰有一團桑葚掉入其口,于是吃了桑葚而得救。后來劉秀登基做了皇帝,依舊心心念念著這美味,便回南陽尋封桑樹。不料此時桑葚已過季節,劉秀認不出來,誤把臭椿當成了枯干的桑葚,于是便封了椿樹為樹王。

  我的記憶中,椿芽是一道鮮美的時令佳肴,將新鮮的嫩芽采摘下來洗凈剁碎,打入雞蛋放少許鹽攪拌均勻后,倒入鍋中煎至金黃色,起鍋裝盤,一道香氣誘人、老少皆宜的香椿煎蛋就做好了。輕咬一口,椿芽獨特的清香迅速占領了整個味蕾,儼然是春天給予勤勞農家人的最好饋贈,也是我兒時的美好回憶。

  都說“門前一株椿,春菜常不斷。”小時候,家里孩子多,全家老小的生計就靠父母務農維持,雖然生活拮據,但父母“苦不能苦孩子,窮不能窮教育”的念頭卻從未動搖過。為了讓我們上學吃得營養些,勤勞的母親,在種滿果蔬、養著家禽的院子外面,又插上了兩株香椿。香椿枝干雖不能像其他樹長得那樣粗壯,但其向陽而生的生命力極其頑強,不大用打理,自我繁殖株苗很是迅速。幾年下來,曾經的兩株椿苗,就變成了一排挺拔的椿樹。之后的每年,都可以吃上好一陣子新鮮嫩芽做的香椿煎蛋、椿末稀飯。遇上好的年景,還能吃上兩塊椿葉腌制的米粉肉,光想想都口水直流了。谷雨過后,母親還會把香椿采摘下來洗凈、剁碎、晾曬,做成鹽菜常年保存。如此,一年四季都有香椿吃了。

  上中學的時候,家里離學校有一段較遠的山路,中午基本都是帶飯在學校吃。記憶中,母親會早早起床生火做飯,矮舊的廚房里,柴火灶膛閃爍著的火苗照著母親瘦弱而忙碌的身影,當嬌嫩的春芽從枝頭冒出,母親就會及時采摘下來給我做香椿煎蛋,裝在飯盒里帶去學校。母親常說:“頭茬椿最是營養,多吃點,學習就能更好。”當時的我,不太明白椿芽的營養價值,只在意它的美味。想著抽屜里的香椿煎蛋,整個上午都精神抖擻。中午放學鈴一響起,就迫不及待地打開飯盒,任憑香椿的香味放肆得飄散到教室的每個角落,盡情享受著屬于我的幸福時光。

  在香椿的陪伴下,我們姐弟幾個相繼考上大學,畢業后在不同的城市從事著自己熱愛的工作。但春天回家吃椿芽,卻是這些年我們不約而同的習慣,也是家庭團聚的幸福時刻。

  今年,因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家人至今沒有吃過一頓團圓飯。弟弟是人民警察,原本打算利用春節假期好好陪伴懷孕的愛人和許久未見的父母。但疫情傳來,弟弟第一時間放棄了春節假期,毅然投身到防疫第一線,用實際行動詮釋著90后警察的使命和擔當。父母雖已過六旬,但也沒在家閑著,主動請纓擔任村里的疫情防護員。父親白天巡回宣傳疫情防護知識,勸返聚集的村民,夜里就去村口站崗值守;母親則成為了一名消殺保潔員,尤其對公共廁所、健身廣場每日進行重點消殺,他們用點滴行動守護著村子的安全和穩定。妹妹從事的是第三產業,受疫情影響最為明顯。當別人在為啥時候能開業犯愁時,她聽說社區招募志愿者,就趕緊去報了名。每天在小區門口站崗,仔細對出入人員進行體溫檢測并做好登記,還積極通過好友從外地工廠調來居民急需的口罩,哪家若是有不便買菜買面等生活必需品的,她也總是熱心幫忙解決。兩個月下來,成了左鄰右舍眼中的“國民好閨女”。我和愛人因為戰疫工作需要,一直分隔兩地,每天聽著廣播里新增的確診病例,我們恐懼過,也擔憂過,但微信視頻時卻總是給對方一個最美的笑臉,相互鼓勁加油,懷著必勝的決心投入每一次任務之中。

  春回萬物生。當前,在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眾志成城、艱苦努力之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但家人們卻始終沒有放松警惕,依然堅守著各自的崗位。雖然還是沒有見面,可大家對全面徹底戰勝疫情的信念卻更堅定了。

  昨晚微信視頻時,家人們約定,待到山花爛漫時,我們摘下口罩,回家重聚,一起品椿。(新余市紀委監委 黃婷)

ag8.com亚游 - 贵宾会